试听申请|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400-061-3688

新闻动态

主页 > 行业观点 > 企业管理 >

设计,催生新商业价值

2015-08-26 09:45 6人次浏览 来源:未知 作者:wufeimeng
我要分享:
  (下文节选自《第一财经周刊》,文/CBN记者张晶 牙韩翔 林若茹 姚芳沁 李蓉慧 沈从乐)
 
  没有比一个数字化的设计博物馆更适合表达设计在当下的含义了。
 
  2014年12月,位于纽约的Cooper Hewitt Smithsonian设计博物馆正式开幕,这里事实上是钢铁大王卡耐基在100多年前建造的府邸。这一次,耗时3年、耗资8100万美元的改造最初只是因为“古怪”—将一个华丽风格的古典建筑塞满充满现代感的设计品,无论如何都显得格格不入。
 
  13个不同领域的设计公司共同完成了这个项目。最终,它不仅仅是人们想象中百科全书式地陈列着历史上的重要设计作品。除了“工具”“材料”这样描述设计流程的主题性展览,人们被一支智能互动笔而吸引—你可以用它点击馆内的各种物品,相应的信息和图片会自动储存在你的个人收藏中等待被调用。博物馆内还有素材丰富的“沉浸式房间”和触摸屏,鼓励你自由发挥创作,或运用设计来解决某个现实问题。
 
  一个古老的建筑,由此成为了代表未来、灵活互动的现代数字博物馆。这既是设计对它的改变,也象征了未来趋势。设计不再仅仅是被人们消费的物品,而是你能创造的一切。过去几年间,Maker运动和3D打印引发的设计理念已经变得越来越流行,技术与设计变得前所未有的接近。
 
  《连线》杂志认为,设计再一次得到了复兴,并称之为“硅谷现代时”(The Era of Silicon Modern)。源于技术、财富和创造力的共同影响,2014年成为了设计领域拥有重大突破的一年。
 
  在此之前,历史上关于设计复兴的思潮包括它证明了能够为商业带来利润,为社会发挥更好的作用—而这一次的变革发生在硅谷。在一贯由工程师文化主导的硅谷,设计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流行语言,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和创业公司愿意开放设计相关的工作职位。
 
  你可能会首先想到苹果公司,但这种变化的蔓延已经远远不止于此。
 
  2014年8月,来自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学生Nova Pan收到了来自BitTorrent的面试通知。当她4年前刚刚进入这所在美国设计领域排名领先的大学时,多数毕业生还会选择留在纽约,进入小型设计事务所或规模更大的设计公司。
 
  如今,硅谷和西海岸成为了他们另一个重要的新选择。Facebook、Google和Twitter这样的大公司率先表示出了浓厚兴趣,随即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也不间断地展开了招聘计划。
 
  自2010年以来,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数字设计(Digital Design)项目的申请者增长超过了50%。这所学院交互设计研究生计划负责人Liz Danzico表示,“最初设立这些专业的想法,只是要追随创新经济的走向。”在谈论技术对设计的影响时,他形容道,“体验才是原料(Experience is material),而非陶瓷或者塑料。”
 
  2014年发生了更多对于这个领域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纽约罗德岛设计学院前任院长John Maeda加入了风险投资公司Kleiner Perkins,成为第一位拥有设计背景的风险投资人。这显然体现出风险投资行业对设计的关注。Google在2014年6月终于发布了自己的设计语言—Material Design,就连超过100年历史的老牌公司IBM[微博]都在组建一支庞大的设计团队。
 
  大批设计师开始涌入硅谷。从购物到教育,人们生活中的很多场景都开始转移到屏幕上,用户界面的设计需求也变得越来越强烈。无尽的技术产品和服务每天都诞生在这个世界上,这些用户体验设计师需要像小说家和导演一样理解人们的行为。
 
  “技术显示出独特性的时代已经处于末端,”John Maeda说,“汽车刚出现的时候显得非常古怪,不久之后,它就发生了演变,设计师为它增添了价值。”
 
  设计不仅在增添价值,更在创造新的商业价值。从2003年到2013年,标准普尔指数公司中以设计为中心的公司业绩增长了299%,比那些设计权重不高的公司的增长比率高出75%。
 
  那些了不起的设计已经将苹果公司推向了7000亿美元的市值巅峰,估值超百亿美元的创业公司Airbnb正是由两个罗德岛设计学院的毕业生创立,最初它显然是凭借智能和友好的用户界面赢得了用户和投资人的青睐,进而挑战着传统酒店业。Instagram、Pinterest、Kickstarter和Tumblr这类技术公司的共同特点在于—它们都由设计师创立或主导。
 
  这一切的发生首先仰仗于摩尔定律过去40年发挥的效应—处理器、感应器、软件、数字制作流程等各种技术工具的成本变得前所未有的低廉—即使是创业公司也负担得起设计的成本。技术产品终于不再仅仅专注于更快的处理器,而在乎更好的用户体验、更加人性化。
 
  人们不再言必谈3D打印机,因为它成为了常态。2014年,我们也看到平面与实物之间的差异越来越模糊,数字打印变得几乎无所不能,未来会出现更多新奇试验。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的北京奥美互动创意工程师吴占伟发现,人们越来越容易“上手”,Raspberry Pi、Arduino、3D打印机等各种工具都可以很方便地帮助他们完成设备原型。
 
  在设计师们为我们推荐的产品中,被Google以32亿美元收购的智能恒温器制造商Nest被不止一次地提及。这个来自硅谷以设计为中心的公司诞生仅仅3年,但已经作为陈列品进入到文初提到的Cooper Hewitt Smithsonian设计博物馆。它本质上想把你的家变成一台智能设备,根据你的行为来做出反应。Nest的CEO、苹果前高管Tony Fadell自信满满地说,未来10年内,人们家庭中的每样东西都会有数据,都能连接到互联网上。
 
  这是Google历史上第二昂贵的收购项目。它显然期待这宗并购能让这间公司魔力般地拥有像苹果一样创造伟大产品的基因—更何况Nest拥有着100多个来自苹果公司的前员工。你还能记得Google TV、The Nexus 1或者是Nexus Q么?即便记得这些你可能也不会购买这样的产品。Google的文化一直是“制作软件,免费开放,不断更新”—唯独缺少苹果公司一样的设计和营销的巧意。
 
  今年已经是《第一财经周刊》“这个设计了不起”诞生的第5年,我们遵循惯例邀请了来自不同城市和地区的独立设计师、事务所和工作室给出他们的推荐。这一次他们略有困扰—如上所言,技术解放了设计,不同领域的混搭、交错、跨界更拓展了设计的定义,从时尚、建筑、信息可视化到手机界面,甚至到贫困问题的解决方案,它变得无处不在,充满变化。
 
  在我们所处的行业中,每周日出版的《纽约时报》杂志新近完成了改版设计。这是它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多平台改版—基于119年的历史和传统,在为纸质杂志更换风格和标识的同时,同步改版在线杂志。这一设计不仅关乎形式,它将在网站上发表杂志上没有的专栏,一些最初以播客(视频分享)形式在网站上出现的内容,文字整理版会发表在杂志上。这是人人在谈论的数字化背景下对媒体的重新设计—从外观、内容到读者的接触渠道,都在重新变革。
 
  设计的边界愈发模糊。与其说它更多意味着产品、项目和解决方案,不如说,它更像是一种无处不在的思维方式。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曾经令极大影响了硅谷的设计咨询公司IDEO的创始人之一Tim Brown意识到,自己终于成为了一位真正的设计师。他认为,设计终于可以更具影响力,而不再仅仅是一项工具。
 
  一位苹果公司的前任设计师对这间公司的评价是,“它的出众之处并非仅仅在于出色的设计团队,而是每个人都会像设计师一样思考。”
 
  我们一直在谈论设计的民主化也与此相关—更多人可以参与、表达和创造。技术加速了新创意的诞生,令设计更加自由。Tim Brown从Jane Fulton Suri身上学到的是,设计是一门交叉学科,一种协作活动—后者成为了IDEO的第一位人类学家。如今,设计师能够和程序员及创业者一起,共同挑战那些传统理念—可持续和绿色注定昂贵,技术门槛成本很高,特殊材质不可替代—这些都在被一一颠覆。
 
  设计咨询公司Eight的创始人Tim Kobe也留意到技术对设计无孔不入,不过他认为物联网可不再是什么新名词,“设计师一直在寻找新的通过蓝牙、Wi-Fi以外的方式,让人们和空间互动,但还需要更长一段时间才能达至理想。”
 
  对于那些更时髦的互动设计的未来,吴占伟表示很难明确预测。从智能手机开始,交互界面就开始统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事物接入互联网,出现了如Oculus Rift、Google Glass、Leap Motion、Kinect等很多尝试,“有的成功了,有的不那么成功,”他说,“一切才刚开始。”
 
  无论如何,设计在构造着各种更好的可能性。设计师和工程师正在共同改变这个世界。
 
  在中国经历了碰壁和主动适应的10余年后,荷兰NEXT建筑事务所的合伙人John van de Water认为中国改变了他,而中国本身也在发生变化。他看到设计变得更加可持续,这也是未来所趋。“政府和研究机构都在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新的创意,想创造一个更好、更洁净的世界。人们开始审视自己的行为和结果,并提供解决方案。最重要的是,所有的设计都进入到商业层面,并能很快大众化。”
 
  即便设计的领域变得宽泛,我们也发现,那些对于“好设计”的理解依然没有超出原有的定义。
 
  John van de Water所认为的“了不起的设计”既要有足够创造力,又适逢其时。“在古埃及时代,金字塔就是好的设计,它是一种新的思考和建筑方式。但今天如果我们设计出这样的一种建筑结构,它早就不新了,并且也太容易了。”
 
  在他的想象中,好的设计并非在出现的时代就被认为是好的,历经岁月还能存有价值才是好设计。风险投资人Paul Graham之前也有过类似表达—好设计是永不过时的设计。只要没有错误,每一个数学证明都是永不过时的。
 
  因为无印良品在中国的风靡,日本工业设计师深泽直人在这里也变得越来越主流。他在很多场合反复讲述过自己对好设计的理解,“设计如同做料理,调味之前,得先熬好汤头。有了好的设计汤头,再加入文化调味,自然能呈现好的华人设计。华人设计必须基于普遍性,若一味只顾如何反映文化,而缺乏好汤头,这道料理不会太美味。”这也是无印良品并不刻意强调自己的“日式美学”的原因。
 
  本能的兴趣终究会带来好的设计。设计师雅各布·延森对好设计的定义为平静、关怀和诚实。“平静是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美学基因,关怀表现为考虑周全、比例完美,品质在外形、材质和结构上可见、有形。一个诚实的好设计不会包含多余的装饰或误导性美学。”
 
  这些选择自然不能覆盖过去1年所有了不起的设计,但你会发现,令人赞赏的设计产品永远向你慷慨贡献着新奇、价值和美好。正如英国设计公司Pealfisher对我们所传递的想法说:“一个有视野的,而不仅仅是视觉上好看的设计才是最有力量的。它挑战现状,并最终带来正向改变。未来能改变世界的设计会是那些能冲破当今社会的种种噪音,用清澈和本真带来不可思议的创意。”
 
  这似乎有点像我们常常听到的“硅谷改变世界”的说法。技术和设计的殊途同归很早就在发生,如今只是更加深入人心。宝丽来相机的发明者埃德温·兰德就曾说过,他的设计思路是首先从你想要的东西开始,然后一步一步克服技术障碍。
 
  至于技术能否真正解放设计,日本动画导演宫崎骏最后一部电影《起风了》中的一句话或许可以作为回应,主人公飞机设计者堀越二郎说道,“灵感是设计的来源,技术只是紧随其后。”

相关阅读